国外如”再证外逃不潇洒

国外如”再证外逃不潇洒

2017-09-15 13:51

  2015年8月21日,在法律威慑及追逃压力下,涉嫌虚开巨额专用犯罪、外逃两年零三个月的“百名红通人员”第31号杨立虎选择了从回国投案。这是我国成功从国家劝返的第一人,也是安徽省首个追回的“百名红通人员”。(8月23日《中国纪检监察》)

  2013年5月,因涉嫌虚开巨额专用犯罪,掌管两家大型药企的杨立虎外逃。然而,想象很丰满、现实却骨感。在国外的杨立虎整日东躲,时刻提心吊胆怕被抓住,不敢与国内亲人联络、有病不敢就医,甚至“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

  回顾外逃生活,杨立虎交加。他说:“这是我人生中一段噩梦。都说国外是天堂,我却过着般的生活!”由此可见,境外不是“避风港”,外逃之也并非那么潇洒惬意、一帆风顺。对美梦未醒的而言,这何尝不是沉重的当头一棒?

  其实,与杨立虎有相似的不少。他们有人靠整容掩人耳目,有人68天换29个假身份证,有人靠着给殡仪馆背尸体勉强谋生,也有人未能送父亲最后一程……凤城市原市委王国强在录中说:“2012年4月,我外逃美国,2014年12月被抓回,正好是两年零八个月。两年零八个月说起来是那么的短,但对我来讲就像过了28年一样。”

  从设立国际合作局到签署引渡条约,从开展“猎狐行动”到发出“红色令”……近几年,勒在外逃颈上的缰绳越来越紧。因而,无论是已经外逃的、还是暂时潜伏的,都切莫低估党和追逃的决心,而要老老实实,接受的审判。否则,杨立虎等人的今天,就可能成为某些人的明天。

  发生在哪里,反腐的重拳就要砸向哪里。党和既严堵外逃通道,更不停追逃脚步,综合施策、多措并举,打造出了的“恢恢天网”,用追逃追赃的显著提振了党心、赢得。

  2015年8月21日,在法律威慑及追逃压力下,涉嫌虚开巨额专用犯罪、外逃两年零三个月的“百名红通人员”第31号杨立虎选择了从回国投案。这是我国成功从国家劝返的第一人,也是安徽省首个追回的“百名红通人员”。(8月23日《中国纪检监察》)

  2013年5月,因涉嫌虚开巨额专用犯罪,掌管两家大型药企的杨立虎外逃。然而,想象很丰满、现实却骨感。在国外的杨立虎整日东躲,时刻提心吊胆怕被抓住,不敢与国内亲人联络、有病不敢就医,甚至“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

  回顾外逃生活,杨立虎交加。他说:“这是我人生中一段噩梦。都说国外是天堂,我却过着般的生活!”由此可见,境外不是“避风港”,外逃之也并非那么潇洒惬意、一帆风顺。对美梦未醒的而言,这何尝不是沉重的当头一棒?

  其实,与杨立虎有相似的不少。他们有人靠整容掩人耳目,有人68天换29个假身份证,有人靠着给殡仪馆背尸体勉强谋生,也有人未能送父亲最后一程……凤城市原市委王国强在录中说:“2012年4月,我外逃美国,2014年12月被抓回,正好是两年零八个月。两年零八个月说起来是那么的短,但对我来讲就像过了28年一样。”

  从设立国际合作局到签署引渡条约,从开展“猎狐行动”到发出“红色令”……近几年,勒在外逃颈上的缰绳越来越紧。因而,无论是已经外逃的、还是暂时潜伏的,都切莫低估党和追逃的决心,而要老老实实,接受的审判。否则,杨立虎等人的今天,就可能成为某些人的明天。

  发生在哪里,反腐的重拳就要砸向哪里。党和既严堵外逃通道,更不停追逃脚步,综合施策、多措并举,打造出了的“恢恢天网”,用追逃追赃的显著提振了党心、赢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