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演的网易 聊天室泛滥

上演的网易 聊天室泛滥

2017-10-14 02:41

  编者按:很多网站聊天室的管理条例明确表示任何人在其内不得、内容。而实际上,其中一些聊天室里这些内容正无所地泛滥。

  记者经过深入的调查采访,通过分析大量国内网站的一手资料,对这种越来越让人触目惊心的聊天室狂潮进行了新闻直击,在网络生活越来越深入民间的今天,这种新闻关注应该引起所有人的思考。

  OICQ上每天都有上百万人在线,如果要找那些昵称恶心的ID或被这些ID找上门来,可能都并不太容易。但网已经成为腐烂的温床,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些网友告诉记者,在聊天室,比起QQ来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聊天室更是一个谁都可以进入的场所。记者在日前专门登陆了目前国内几个著名的聊天室,发现这里的“话题”,已经到了无法入目的程度。可以这样说,某些聊天室,根本就是的交易场所。

  在“非常男女”这个聊天室里,记者可谓是大开眼界。聊友们的“话题”可说是到了让人惊诧莫名的程度。如果说“天津壮男”、“聊城男人”、“男想热烈地拥抱女孩”、“曾经有过爱”这些名字还可让人勉强接受的话,那么“今夜给你”、“想的妹妹”这些名字就似乎有些过火。除了名字,聊天的内容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什么“今夜寂寞吗?渴望我去陪你度过难忘浪漫的一夜吗?”、“有女人让我舔阴×和脚吗?(真做)”、“寻找会在网上的男人”、“有喜欢的女性请联系!”,“有广州妓男一个,有想爽的广州女士么?”等等。

  这些还都只是开头的招呼而已,他们正式开始聊天时往往都选择私聊,其中的内容恐怕是别人看不到,且又是难以想象的。这些“出位者”们更是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例如电子邮箱、OICQ号、联系电话等)发在聊天室上。

  在该聊天室,记者决定亲自扮演一下聊天对象。7月19日晚23,04,记者登陆聊天室中“悄悄线人在线。大聊天室下还分为“第一次亲密接触”、“春光乍泄”、“男欢女爱”、“红杏出墙”、“线个聊天房间,记者随意挑选了“未满18岁者入内”这个聊天室,以过客身份进入。刚一进去,赫然就看到屏幕上滚动着这样的话语:

  ××过客7bbwon说:晚上好,有性欲高涨的成熟女士吗?电话,悄悄联系!晚上好,有性欲高涨的成熟女士吗?电话,悄悄联系!

  记者于是与那位想要找广州女人的“*man”以私聊方式搭讪,主动向他打了个招呼:“我是广州的。”结果,他即刻回了个信息:“你多大?是哪个区的?”记者本想继续跟他说话,但没想到聊天室里有人疯狂地以刷屏方式贴出寻找电话的帖子,以致没说几句话就被这些帖子淹没。记者于是转移阵地,到“线”聊天室内,找到一位ID为“××过客siBQ9k”的网民,他不停地在聊天室里贴出帖子问:“有在的女孩子有偿服务吗?”记者一跟他用私聊搭讪,他即刻有回应:“是女孩子么?你多高多重?有服务么?”,记者忍不住问他:“你难道就是只想要服务么?”,结果他非常直接地回答:“没有服务也要爽爽,硬得难受。”记者于是回答:“我身高一米六、重不满90斤。”,见记者“有意”,他马上来了,很快又问:“你丰满么?看么?喜欢看么?××一跳一跳的,电话里也行啊,有电话号码么?”记者实在招架不住,只好实话实说:“你要是想打电话,就要打长途,我在广州。”

  这大实话一说出来,这人即刻不理睬记者,马上又在聊天室贴出帖子:“有在的女孩子有偿服务么?”

  记者陆续登陆了国内几个所谓话题聊天室,发现全部着这些交易的内容,他们有的是直接在聊天室里进行所谓的网上,将整个交易过程在聊天室里公开贴出来;有的则是在聊天室内寻找到对象后,通过电话或者上门进行交易……

  有一位曾经到过这种聊天室的网友感慨:“以前,在上见到关于‘’的泛滥,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总觉得这东西在国外、或在、可能比较常见,在我们内地应该是很少有的……可到过这种聊天室后,我信了。我只想说一句:全是些的面孔,、丑陋、龌龊!”

  据网友反映,在其使用的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聊天工具OICQ上,存在对青少年身心健康极为有害的信息。

  记者按图索骥,在OICQ上做了一番即时搜索。发现,当记者在按昵称搜索名为“”的ID时,竟有29位使用这个名字;当搜索“小姐”ID时,竟有57个网民使用这个名字;“我爱男人”则有80多个登记性别为女性的网友,“我要男人”则有47位使用者。至于其他“应召女郎”、“SEX”、“卖身”等ID亦数不胜数,甚至以男女生殖器俚称为ID的也大有人在。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OICQ号码的登记资料里,上述ID的使用者介绍大都极其,充满性挑逗与暗示,据随机统计,上述ID的使用者的平均登记年龄不超过22岁,最低的不到15岁。

  截至4月30日,OICQ的总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7620万人,每日的新注册用户达39万人。但是从记者的调查看,很显然OICQ的经营者没有对其进行严格的管理,以至OICQ传达了过多的不良信息。

  OICQ作为一种网络交流工具本身是无害的,然而事明,如果管理不善的话,其害绝不在小。在搜索资料时发现,近半年来因为网流而发生的、案,很大一部分与OICQ聊天有关;而对于一个OICQ的初次使用者来说,遇到来自网上性的现象甚至可以用“普遍”两个字形容。本文原发chinabyte,有删节)

  互联网上泛滥,实在不是什么稀奇的话题。在IT写手云集的“IT写作社区”(donews)网站上,甚至有人认为,信海光以OICQ上的昵称为选题做文章,是有点掉价的行为。而也有人表示,他曾经以“性”聊天室为主题写的文章,可以在网络论坛上成为最热门的帖子,但却不会被人,因为他是以网友身份写的,而并非记者身份来写。

  有没有传统的社会新闻记者来关注这个话题?在记者的印象中曾经有过,但篇幅及影响力都不大。这或许是因为那时上网还不曾普及,网络一直都被认为是虚拟世界,与现实联系不大,因此这样的新闻还不如一些卖黄碟、看的社会新闻更能引起家长或相关部门的注意。

  因为关注信海光的报道,引发了记者对网上另一聊天热门工具聊天室的关注,并第一次想到要进聊天室里看看。进去之后,我们才发现,其实这里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影响程度,更加严重———因为这里是场所,完全是不设防的。

  在与某聊天网站的网管人员聊天时,他坦然承认,如果没有这些聊天室,整个大聊天室的谈话气氛会受到影响。不少聊天室是为了吸引人气,专门开辟了聊天室。而且,对于里面的谈话内容,根本就不过问。至于聊天室里的内容有没有办法过滤,他则反问记者:我不知道,你知道么?

  网站有法律管理,有防黄软件设防,但聊天室呢?难道就应该成为公开的交易地,并可以轻易地影响涉世未深的青少年么?

  最近,著名网络记者信海光题为《OICQ暗藏污垢?》的文章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信海光写这篇文章的起源是,一个朋友的弟弟(只有17岁),在QQ上被一个网名相当的女人勾引。

  信海光认为,OICQ的经营者没有对其进行严格的管理,以致OICQ传达了过多的不良信息。他希望《OICQ暗藏污垢?》一文能够引起有关方面及网民们的注意。

  但文章发表以来,信海光遭受到了意想不到的猛烈,在一些论坛上,网友们对他展开“口水战”。

  反对者信海光说:“打着的谈社会责任感。为什么不从事情的始作俑者身上找根源,偏要迁怒于一个服务了大多数人的工具软件?没有QQ就没有途径了吗?你弟弟喜欢和‘小姐’聊天,QQ只是个方便的途径。”

  “难道因为小偷的手偷东西,就要把所有人的手砍掉?”“无聊,这个人是什么东西?”……也有支持信海光的网友,但其声音却比较微弱。

  在“口水战”中,信海光立场非常坚定,他表示自己并非针对OICQ软件写这篇文章,他热爱并使用着OICQ,但出于一种责任感,他将继续发表后续报道,关注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尤其想提醒的是未成年人的家长们,各种聊天工具对于孩子们来说并不能够信息上的足够安全,在互联网上,除了网站图片与文字的有害之外,另一种危害就是一对一的对话的。可以在OICQ上玩爱情角色游戏,但孩子们玩不起。并且,虽然现在市面上已经有不少关于过滤网页的安全软件,但记者并未发现关于聊天工具的安全软件。”

  信海光在7月22日下午再次发文回应,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告诉所有网友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自从《OICQ暗藏污垢?》文章发表以后,“腾讯”已经把QQ的信息屏蔽掉,这正是他所追求的目的之一,因此当一次所谓的“卫”也值了。

  他还认为,互联网现在对某些成年人来说是一处隐蔽的所在,对于一个生活中的正人君子来说,尚且能在网上激发起人性之所谓“恶”的一面,更何况真正的不正?

  因此,“论坛里固然很多对我的,但这只代表一类人,就是那些喜欢在网上自己的成年人,平时版主删个帖子大家还急,更何况我针对的是他们喜爱的QQ?吧,我不会怪他们,而且说实话,这文章也不是写给他们看的,我希望真正的读者是那些青少年的家人。事明,他们自己不常上网,不掌握网上话语权,但是传媒会使他们接受我的信息,这就足够了。”

  网友为何用恶心昵称?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网友,就在网上使用不雅昵称的问题,请他们发表了个人的见解,以下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些观点:名为“sex”的网友说,我还用过更恶心的昵称呢。反正都是在网上,我爱用什么名字就用什么名字,别人也管不着。我还巴望着别人不敢用这个昵称,我好“独尊网林”呢。我不否认我用这个名字是心理行为的一种暗示,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说没有性幻想,那是不可能的,也是骗自己的。生活中太压抑了,在网上寻找一种或,这并没有错啊。更何况,我们寻求的也只是文字和视觉的满足而已,并没有真正“犯罪”。

  昵称为“陪客舞男”的网友更是坦言自己从事的正是“服务行业”,把自己的职业性质用于昵称,并不算过火。

  而其他的一些网友则对此颇为不屑,他们普遍认为用这些恶心名字的人通常都是些穷极无聊的人,如果在OICQ上遇到这些人,通常都会置之不理。

  一位网名为“黑木”的大学生认为,网络相对于现实来说,是一个虚拟的社会,在网上,没人知道网络那头的你是鬼是人,通常用什么“少女杀手”、“”之类名字的人,都是些极端无聊的家伙。他们“有色心没色胆”,在现实中往往比较内向,甚至还有自卑感,心灵受到扭曲。在现实生活中不敢做或没法做到的事情,他们就在网上寻求,因为在网上,没人认识他们。当然,也不否认有些人图好玩,专门取一些恶心的名字去捉弄别人。

  相关新闻链接:MSNBC“性和网络”专题调查显示:人群男9.9%女6%

  由MSNBC.com公司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有10%的网民同时于网络与性,这对他们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2000年6月,MSNBC.com公司在网上开展了以“网络”为主题的调查,邀请18岁及18岁以上的网民填写在线个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你经常浏览什么类型的站点?”“一般花多长时间浏览这些网站?”“他们从浏览网站中获得了什么?”等等。

  上述问卷在网上的时间达到4周,由于线万名网友参加了本次调查。剔除无效问卷后,实际被调查人数达到38204人(据称是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经过美国“上瘾行为研究基金会”的批准,由统计专家和性学专家组成的研究组对调查进行了长时间的分析。专家们认为,随着性主题网站为人们提供追寻虚拟的途径,他们在网上进行性幻想、相互调情、结交性伴侣,并因此陷入了严重的心理危机与关系危机。

  调查中,有9.9%的男性和6%的女性表示自己同时于性和网络。这一比例虽然很小,但人数已经不少。据美国权威部门的统计,大约有2000万名美国每月登陆性主要网站,其中有200万人已经上了瘾。

  参与研究的心理学及性学专家阿尔文·库珀表示,本次调查的目的是为网络症与症给出定义。总的来说,这些病的症状表现为在线性活动开始干扰你的工作、学习、正常娱乐以及你与他人的关系。为了搜寻性幻想与作品,网络者每周花在网站上的时间达到或超过11个小时。

  调查中,专家们对受访人群进行分类分析,试图借此向人们表明他们中的哪些人在网络性行为方面存在问题。一位专家表示,如果你已经在方面出现问题,并开始借用互联网来获取性满足,这就会慢慢发展为典型的网络症。

  专家指出,还有许多网络者需要帮助,但又没有对此引起足够重视。有这么多的网民对网络的话题感兴趣,并肯花时间填写有76个问题的问卷,单从这一点就能说明一定问题。

  专家怀疑自己患有网络症的人采取诊断与医治的措施,一方面将自己心中的担忧说给你最信任的人听,寻求朋友的意见;另一方面自律、自爱,通过其他健康的方式(如体育锻炼、旅游等)缓解工作及学习压力。一旦脱去心理包袱,以积极心态面对,你就能更准确地评估,开辟一条康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