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贸易争端 打的其实是一场法律战

美中贸易争端 打的其实是一场法律战

2018-03-28 04:05

  在中美所谓的贸易战中,现在的论调多聚焦在美国的动机和贸易战的结果上,但是却忽略了最本质性的方法方式——这其实是一场法律战。《商学院》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兰迪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律师刘逸星。

  WTO规则是依法律的手段建立起来的。无论中美之间还是其他参与全球贸易的国家,所有的争端一定是在法律秩序下解决的,外交是辅助手段。

  “301条款”是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俗称。一般而言,“301条款”是美国贸易法中有关对外国立法或行政上违反协定、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采取单边行动的立法授权条款。

  301条款赋予美国执行贸易协定,解决贸易争端,并且为美国的产品和服务打开海外市场的。该条款可用来对违反贸易协定或有不公平贸易实践的外国实施贸易制裁。一旦违规贸易实践的谈判失败,美国可以采取行动,针对国外产品提高关税,作为再平衡损失的手段。

  美国对于国际贸易规则是相当熟稔的,制定了完备的法律,这些法律供美国总统在行使相关时有章可循,而不是贸然行动。

  1993年,美国与欧盟爆发“香蕉补贴大战”,美国向WTO起诉欧盟对农产品的补贴政策,并于1998年发起“301调查”。欧盟则在WTO起诉美国“301条款”违反WTO规则。1999年,WTO争端解决机制成立专家组,最终认定美国“301条款”符合WTO所的义务,但增加了“301条款”实施的附加条款。

  1994年美启动对日本汽车产品的“301调查”,对丰田等五家企业出口美国的轿车征收100%惩罚性关税,涉案总值达59亿美元。为减少损失,日本汽车企业最后采取了一些的措施。

  在贸易领域,美国还出台了《1930年关税法》、《1974年贸易法》、《1988年综合贸易和竞争法》、《国际紧急经济法》、《1933年农业调整法》、《1979年出口管理法》、《1988年出口促进法》、《与敌国贸易法》等。美国可以把所有的贸易争端都法律程序化。在出现紧急状况时,赋予总统相应的,可跳过颁布。

  反倾销解决的是个别企业或是个别行业的关税个案问题,可以在美国启动司法诉讼,但贸易战是相关法律赋予总统行政力量,针对某国提高关税的,因而企业无法在美国启动司法诉讼。

  如果说到反倾销领域,由于中国的行业协会力量薄弱,并不能像美国的行业协会那样代表企业去打相应的贸易官司,而单个企业的力量又很薄弱,因此中国打赢反倾销官司的比例是世界上最少的。去年中国轮胎在对美出口中赢得了“双反”的胜利也算是一次经验的积累。

  这里要提到的是,中国依然要完善相应的贸易领域的法律,企业也要加强相关的意识。

  兰迪律师事务所在印度、印尼、菲律宾、孟加拉、美国等国都有分支机构,帮助中国企业出海,我们在不同国家遇到形形色色的情况。

  一带一中有风险也有机遇。比如,相较于其他国家,印度对中国反倾销比例要高出5-10倍,对本国产业得更好。

  中国企业的经济水平是提高了,但是法律意识并没有增强,尤其是去到一带一的沿线国家,中国企业家依然认为关系大于法律。找熟人,找,这是通病。从最近我们接到的案子发现,这些投资到印度的企业在投资前不做尽职调查。当印度较大的一家企业破产时,中国国有和民营企业被欠资金从几万美元到几千万美元不等,最后才发现与对方签约的是一家空壳集团,贸易中也没有开据银行信用证,便将机械设备提供给对方。

  中国企业在海外化的过程中,要信法律,不要信关系,更不要节省相应的律师费。欧美企业律师费往往占合同金额的1%,中国企业所付的律师费占合同金额的万分之一不到,通常只是形式性的,甚至觉得不要律师也可以,凭关系可以搞定。欧美企业在谈判时,重要决策都需要律师拿意见,以避免日后中的坏账纠纷。在我们接触到的实际案例中,中国企业在印度遇到的坏账纠纷率远比欧美企业高,一旦发生纠纷,其损失往往可以达到合同金额的百分之七八十。

  所以,中国企业走出去,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企业个体层面,法律意识一定要得到加强,国际贸易是在法律的框架体系内运行的,而不是情理的框架。在这场可能触发的贸易战中,所涉企业最渴望知道的是整个争端将按怎样的流程进行,原有的合约能否继续履行,未来的生产计划又将如何安排,希望有一个明确的法律框架给到各方合理的预期。这时最需要的就是精通相关法律的机构给予明确的指导。